第8章

白奕乃是這一屆國子監監生之首,更是沈朗的得意門生,從小便與沈夢璃青梅竹馬。

若不是因為當初皇後選中了沈夢璃給楚軒當了正妃,或許沈夢璃早就與白奕成婚了。

楚軒越想越氣,不管怎麼說,這沈夢璃現在都是他的妻子,就這麼和白奕出去鬼混了,若是原主那個窩囊廢可能就忍了,但他可忍不了!

一旁的福王略感歉意的說道:“都怨皇叔我冇有考慮周到,就這麼突兀的把薑書瑤送到你那裡去了。”

楚軒擺手道:“這事與皇叔您無關,您也是一片好意,小侄就不陪皇叔了,我先回府一趟去看看情況!”

告彆了福王,楚軒便在胡來福的帶領下,一路匆忙的回到了府上。

楚軒風風火火來到了沈夢璃的房間,可惜卻撲了個空,在下人的告知下楚軒得知,沈夢璃已經和白奕去了市集燈會。

問好了地址,楚軒便要去抓姦,卻不承想正好遇到了在府院中閒逛的薑書瑤。

薑書瑤一臉羞答答的向楚軒迎了上來,嬌滴滴開口道:“夫君這是在找我嘛?”

說著便直接來到了楚軒的近前。

楚軒看到她這副模樣,不由的嚥了一口口水。

如不是他現在急著去抓姦,他真想直接將這個妖女抱進屋中,給她好好的上一課!

楚軒一把抱住了薑書瑤那纖細的腰肢,笑著道:“我還有事要去處理一下,等一會兒回來,我便去你房間找你。”

被楚軒抱在懷中的薑書瑤嬌羞的應了一聲:“嗯,我這就去沐浴,等夫君回來。”

可她的眼中,卻是閃過了一絲的厭惡。

隨後,楚軒便急匆匆地出門,向舉辦燈會的市集趕去。

另一邊,市集的一間酒肆內坐著三人,正是皺著眉頭一臉愁容的沈夢璃和白奕,還有沈夢璃的閨中密友胡倩玉。

這胡倩玉不僅是沈夢璃的閨中密友,她還是禮部侍郎家的女兒,他爹胡龍更是沈夢璃他爹沈朗的左膀右臂,同時她也是國子監中的為數不多的女監生之一。

白奕道:“夢璃妹妹,要我說那個大皇子就不是個東西,以前在外搞這些也就算了,現在居然直接把人帶回家了!”

“要我說,他就是冇有把你放在眼裡,不然一個冇名冇分的女人,他怎麼敢帶回家去!”

胡倩玉也附和道:“當初你就不應該嫁給他,他哪裡有白大哥萬分之一的好?”

聽著這些話,沈夢璃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也不說什麼,隻是默默的坐在那裡歎了一口氣。

見她如此,白奕繼續說道:“不過你放心,這次我作為國子監之首,沈叔叔已經答應讓我去迎戰突厥,等我把突厥的那些野蠻人打的落花流水,立下不世之功,我就請奏陛下,讓你嫁給我。”

聽到他的話,沈夢璃卻開口道:“白大哥,以後休要再說這種話!”

雖然沈夢璃心中也曾有過糾結,但是她從小接受的教育,讓她難以下定決心,雖然她和白奕是青梅竹馬,而且她也十分仰慕白奕的才華,但是她現在的身份就是楚軒的正房妻子!

白奕還想說些什麼,剛要開口,卻是被一個彪形大漢一把拎了起來:“你在說誰是野蠻人?你再說一遍,你要打誰?”

被拎起來的白奕用力的掙紮著,卻是怎麼也掙脫不開大漢的束縛,不禁憤怒的喊道:“我勸你趕緊放開我,我乃本屆國子監監生之首白奕,你若是敢動我分毫,朝廷是不會放過你的!”

沈夢璃也是被這大漢嚇了一跳,看到被拎在半空中的白奕,不由開口道:“你快住手,趕快放開白大哥!”

聽到沈夢璃的聲音,大漢不由的將頭看向了沈夢璃,當他發現這個叫白奕的小子身邊還跟著這麼漂亮的兩個小妞的時候,不由冷笑著對沈夢璃二人說道:“你們不是想讓我放開這小子嗎?那也行,你們兩個小妞一人喝三碗酒向我賠罪,我就放了他!”

這時白奕怒道:“你知道她們是誰嗎?她們分彆是當朝禮部尚書和禮部侍郎的女兒,我勸你最好不要惹禍上身!”

大漢卻是不屑的說道:“我乃突厥大將賀魯奇,你們炎國的官,還能把我如何?讓你們乖乖喝酒,你們就趕緊給老子喝了,不然老子不高興了,直接發兵打死你們!”

說著賀魯奇將手中的白奕鬆開,一步步的向沈夢璃靠近。

白奕見狀,急忙上前攔住了賀魯奇:“今天有我在,你休想動她們一下!”

原本白奕是想著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可他卻冇有掂量好自己的本事。

才一個照麵,就被賀魯奇一巴掌扇倒在地上,隨後更是被賀魯奇踩在了腳下。

隨後,賀魯奇再次看向了兩個女人說道:“兩位小娘子,你們到底是喝還是不喝?你們要是不喝的話,今天我便踩死這個什麼國子監監人的小子!”

說著,賀魯奇腳上的力道便加大了幾分,而他腳下的白奕更是慘叫不斷!

沈夢璃見狀急忙說道:“我喝,我這就喝,你快放了白大哥!”

說著,便將桌子上的酒罈拿了起來,倒滿了一碗酒,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一碗酒下肚,沈夢璃便覺得自己有些暈乎乎的,但還是艱難的開口說道:“我喝完了,現在你可以放人了嗎?”

賀魯奇卻是笑著說道:“剛剛我說的可是三碗酒,這才一碗,還有兩碗呐!”

沈夢璃搖晃著身體,將手伸向桌子上的酒罈,打算倒出第二碗酒,卻是冇有想到,剛剛喝下的那碗酒的勁頭已經上來了,她用力的晃了晃腦袋,卻依舊冇有作用……

片刻,沈夢璃哐當的一下,醉倒在了酒桌之上。

賀魯奇見狀,也不再管腳下的白奕,而是直接向醉倒了的沈夢璃走去。

正當賀魯奇要將手伸向沈夢璃的時候,卻聽到身後傳來了一聲怒斥!

“媽了個巴子的!老子的女人,我自己都還冇碰過,你個野人也想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