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相公,好看嗎?”

阿娟突然回頭。

“好看!”

林暮下意識說道。

這使得阿娟臉上的笑容,越發濃鬱與純粹。

“謝謝小相公!”

從她微紅的臉蛋來看,顯得很是興奮和激動。

縱然阿娟生前也是有錢人,但今非昔比,以前的衣服,無論是設計還是品質,肯定無法和現在媲美。

更何況,林暮買的都是奢侈品牌。

可不是地攤貨。

“忘記給阿娟買雙紅色恨天高了,那纔是絕配,對LSP更是致命啊!”

林暮喃喃了一聲。

若非心靈受過身體淨化術的淨化,他早就、、、

搖了搖頭,驅逐其中有顏色的想法,林暮回到自己的房間。

正在自我陶醉的阿娟,第一時間跟了上去。

“小相公,您是要就寢嗎?我幫您鋪床吧!”

阿娟又是開始忙碌起來。

縱然林暮表示不用,但後者堅持:“小相公,您對阿娟這麼好,阿娟也要對您好!”

林暮無奈,隻能由她去了。

“呼!!!”

等阿娟離開後,林暮呈‘木’字形躺在床上,長出一口氣,大呼吃不消。

“這樣下去,以我的定力,很難保證不會對阿娟做出點什麼!”

“真是頭疼啊!”

林暮揉了揉腦袋。

他又不是聖人,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男人的佔有慾,可是很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