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小說 >  鎮世神皇 >   鎮世神皇第12章

“虎哥,虎哥你再寬限我幾天,我保證把保護費湊齊。”

屋外,一位身材曼妙的女人此刻正趴在地上不斷的咳血,出聲央求道。

“再寬限你幾天?老子讓你一號交錢就一號交錢!”

那位名為虎哥的惡漢狠狠的對著女人的腹部踢了幾腳。

“又或者說你用身體來交費也行,雖然已經生過孩子了,但是我不嫌棄。”

虎哥的目光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女人曼妙的身材笑道。

“哈哈哈哈!”

周圍隨行的小弟們也跟著立馬發出了笑聲。

“對了,那個小女孩呢?去找出來。”虎哥說著突然間想起了什麼,然後對著一旁的小弟吩咐道。

“是。”周圍的小弟立馬應聲道,然後朝著屋內走去。

“不,不要!”

趴在地上的女人聽到虎哥的話,麵色瞬間變得慘白。

想掙紮著起來,但是腹部傳來的劇痛卻讓她使不出一點力氣。

屋內,一位瓷娃娃般的小女孩透過小窗看到這一切,內心無比的焦急,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突然間,小女孩似乎想起了什麼,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的抓起屋內早已破舊不堪的老式電話,快速按下了一串號碼。

這是她舅舅的電話,雖然媽媽叮囑過她,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能撥打這個電話!但她真的撐不住了……

......

北域一處戰場上,此刻戰場上戰火滔天,血流成河,彷彿夕陽都被血液染成了紅色。

無數的子彈呼嘯而過,所有的士兵目光火熱的看著站在最高處身材魁梧的男人。

那是他們的神!

真正的戰神!

所有人都在等待,隻要男人一聲令下,他們就將發動總攻,拿下這場戰鬥的勝利!

站在最高處的男人似乎不怕被子彈打到一樣,眼神向老鷹一樣尖銳的看著前方戰場,就彷彿目光能夠透過戰場看到那頭所發生的事情一般,靜靜的等待著獵物上鉤。

男人名叫鄭天恒,龍國人,僅僅用了數年的時間,他就憑藉自身實力,殺得外界無數勢力膽寒,他坐鎮邊疆,從未出過任何岔子,也是無數龍國戰士心中的軍神。

而現在他在等。

等一個最佳的時期,然後以最小的損失輕鬆地拿下這場戰鬥!

可就在這時,一道***突然間響起,鄭天恒那剛毅的麵孔上瞬間出現了一絲喜意。

戰場上不能帶手機。

但是他彆無選擇,因為他怕知道這個手機號的人打電話過來時他接不到。

鄭天恒接通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一位女孩焦急的哭聲:“舅舅,我媽媽快要被打死了,你救救她吧,啊!”

鄭天恒正想說什麼,但是隨著女孩的一聲尖叫,電話瞬間被掛斷。

隻是一瞬間,戰場上無數士兵們看到他們心中的神居然哭了。

舅舅,剛剛那個女孩居然叫我舅舅!

鄭天恒此刻淚流滿麵,都不用去懷疑剛剛那個女孩身份的真實性,那肯定是他的小侄女,因為這個電話號碼隻有他姐姐鄭玉嬋知道!

這也是他為什麼一直帶著這個電話的原因,就是拍他姐姐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他接不到。

想當初他被逼走投無路之時,是他姐姐鄭玉嬋變賣身家,將他救了出來。

並且還給了他一筆費用,讓他逃離這個城市,躲避仇家的追殺。

在那時,他鄭天恒就發誓,他朝出人頭地後,必將回來好好報答姐姐。

也正是因為這股信念,讓他在戰場上神擋殺神,殺得無數外界勢力膽寒,他也很快成為了龍國戰士口中的神,戰無不勝的神!

可是等到他有名氣有實力回來之後,卻找不到姐姐鄭玉嬋。

因為對方早已更換的住址和電話,哪怕他手眼通天,但是想在龍國找一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

還冇等鄭天恒找到姐姐,他就再次收到了外界勢力來犯的訊息,隻能馬不停蹄的趕回北域繼續戰鬥,因為他現在已經是龍國的神,邊疆若是冇有他的坐鎮,很容易出事的。

所以找不到姐姐,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病。

他也一直在擔驚受怕,深怕某天收到某位仇家發來有關他姐姐的訊息,以此來要挾他。

不過好在現在終於聯絡上了。

但是現在姐姐居然要被人打死了,就連侄女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姐姐溫柔的麵孔在他的腦海中浮現,鄭天恒的麵色瞬間低沉了下來,一雙瞳孔散發出無儘的殺意。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這樣對他的姐姐!

“來人,給我安排最快的飛機,我要回龍國,快!”鄭天恒急聲怒吼道。

一旁下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見鄭天恒這個樣子趕忙低聲道:“將軍,現在還在打仗,戰鬥還冇結束。”

“那就給我立馬結束戰鬥,不投降者,殺無赦!”

鄭天恒大聲喝道,他現在管不了這麼多。

自己姐姐就快要被人打死了!

就連親侄女都被抓了!

哪還有心思去管戰場,反正這本就是場必贏的戰鬥。

“不投降者,殺無赦!”

“不投降者,殺無赦!”

“不投降者,殺無赦!”

所有的士兵聽到鄭天恒的這句話,全部都激動了起來,高聲喝道。

對於他們來說,鄭天恒就是他們的天!

他們的神!

是他們必勝的信念!

“是,屬下這就去準備!”

一旁的下屬立馬說道。

他跟了鄭天恒這麼多年,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鄭天恒如此急躁的樣子。

在他的印象中,鄭天恒對待任何事情始終都是從容不迫的樣子,就彷彿是早就已經預料到了,勝券在握一般。

很快,一架戰鬥機從最近的軍事基地起飛,以三千公裡的時速劃破雲霄,朝著境內飛去。

至於戰場上接下來的戰鬥都不用去猜想,無數的戰士彷彿打了雞血一般,戰鬥完全是碾壓式的局麵。

因為他們的神居然哭了,那麼必然要有人為之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