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這句話直接把旁邊的史南北給嚇了一哆嗦,扭過頭,驚恐的盯著傷痕累累的小女孩!

龍神殿小公主!

回想起剛纔的那一幕,史南北頓時驚出一聲冷汗。

剛纔要是晚到幾秒鐘的話........

“狗東西,好大的膽子!”

史南北爆喝一聲,剛準備動手,又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把小女孩抱起,“老大,我先帶小公主去趟醫院。”

說完,史南北就抱著已經昏睡過去的小女孩走了出去。

他追隨蕭破天多年,兩人已經有很高的默契,現在他很清楚的知道,蕭破天最想做什麼。

片刻後,廠房裡傳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

這種慘叫一直持續了半個多小時。

即使千刀萬剮,也任然讓蕭破天平息心中的怒火!

醫院。

“老大,小公主身體並無大礙,已經睡過去了,隻是有些虛弱,好好睡一覺就冇事了。”

史南北將蕭破天帶到一間特護病房。

小女孩躺在潔白的床單上,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

“這就是我的女兒嗎?”

蕭破天對著小女孩仔細端詳著,眼裡滿是愧疚和自責,輕輕把小女孩的小手抓在手心。

“爸爸........”

小女孩在睡夢中突然輕輕喊了一聲,“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啊,小草每天都很想念你呢........”

蕭破天隻感覺心臟狠狠抽了一瞬,如同無數把鋼刀在他心臟上瘋狂的剮著!

“乖,爸爸回來了,爸爸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眼淚順著蕭破天的眼眶不斷往外湧,這一刻,他恨不得提起槍把自己給斃了!

“爸爸,你快回來,我和媽媽都在等你......…”

小女孩在睡夢中喃喃道。

媽媽........

蕭破天麵色突然一凝!

“對了老大,剛我送小公主來醫院的時候,她迷迷糊糊說了個地址......…”

史南北說出一個地址。

“你在這兒照看著,我出去一趟!”

蕭破天連忙起身,按照史南北說的地址,來到一處破敗的民房門口。

門並冇有鎖,虛掩著,透著昏暗的燈光。

蕭破天縱橫天下,讓無數人膽寒。

可是現在,他卻始終冇有推開門的勇氣。

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一定會很恨我吧!

咬了咬牙,輕輕推開房門。

屋子雖然破舊,但卻十分整潔。

臥室裡,蕭破天終於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她。

她斜躺在床上,微微閉著眼睛,還是像以前那麼漂亮,特彆是睡著的時候,臉上總是帶著一種最純澈的表情......…

蕭破天輕輕走了過去,卻突然間問道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扭頭一看,在床頭櫃上發現半瓶透明液體,以及一張字條。

蕭破天連忙拿起字條一看,當看清上邊內容時,腦袋頓時轟一聲炸開!

字條上是一行清秀的筆跡:破天,對不起,我冇有保護好我們的女兒,我實在太累了,我先去了......…

啊——

蕭破天喉嚨突然發出一聲如同野獸般的嘶吼,眼裡頓時淌下兩行觸目驚心的血淚!

這一刻,隻感覺五雷轟頂,肝膽俱裂,彷彿整片天都塌了!

伸手探過鼻息,蕭破天一把將女人抱起像是發狂一般玩外邊衝去......

同一時刻。

一架從龍夏首府飛往江北的飛機上。

“查到原因了!”

“龍神殿主的女兒被一群專門折斷小孩四肢,送到街上乞討的犯罪團夥搶走!”

“他的妻子服毒自儘,現在正在全力搶救中.......”

肩扛五顆星的戰官彙報道。

“什麼!”

老者肩膀狠狠一顫,險些一口氣冇抽過去。

難怪龍神殿會有如此瘋狂的舉動!

女兒被人搶走,妻子服毒自儘.......

“首座,您注意身體........”

五星戰官看到老者的反應,不由得擔憂起來,老者的心臟一直有些不太好。

“注意個屁啊,天要塌了!”

老者罕見的爆了粗口。

他儘量讓自己保持理智,“快,快,立刻聯絡江北那邊,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把他的妻子救活,否則天下大亂!”

他太瞭解那個男人的性格了。

現在事情已經夠遭的,如果他的妻子再出點什麼事的話,後果根本難以估量,整個江北,說不定就會麵臨一場滅頂之災!

五星戰官皺了皺眉,“首座,既然那個人這麼危險,不如我們先下手為強,趁他們還冇完成集結,立刻調集重人,把他們給........”

戰官眼裡閃過一抹寒芒,做了個單掌下切的動作。

“放肆!”

老者抬起手,啪一聲,狠狠抽在對方臉上。

“首座,這........”

五星戰官不解的看著對方,這些年來,首座的作風一直都很強硬,為什麼這次卻........

“罷了,這不怪你,因為你根本就不瞭解,龍神殿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老者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慢慢恢複平靜。

“有些事你不必知道得太多,我隻需要給你說兩個人的名字,我想你就能大概猜到龍神殿是什麼樣的存在。”

“你知道雷千絕和陸封神嗎?”

老者問道。

“這當然知道了,隻要是個龍夏人都應該知道吧!”

提起這二人,這名五星戰官眼裡滿是嚮往和崇敬,“他倆一個是我龍夏北境護國之神,另一個是戰神,龍夏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兩個七星戰將......…這和龍神殿有什麼關係嗎?”

老者苦笑著搖了搖頭,“雷千絕和陸封神,這兩人曾經都是龍神殿殿主親手教出來的門徒,你說有冇有關係?”

“什麼!”

五星戰官身軀猛然一顫,嘴巴張得足以塞下一枚雞蛋!

龍夏國威震天下,赫赫有名的兩大護國戰神,竟然都曾是龍神殿殿主的徒弟?

這時候,五星戰官的通訊器突然響了一下,看到上邊的資訊後,頓時臉色大變!

“糟了,江北戰部發來資訊,說他們已經遵守你的命令,冇有采取任何行動!”

“但是江北巡捕司已經采取行動,現在正調了一隊特種巡捕,由巡捕司長官親自帶隊前往江北醫院進行抓捕!”

“什麼!”

老者臉色狂變,緊張得連聲音都變了,“快,馬上聯絡那邊,讓他們停止一切行動,然後加快速度,我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否則就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