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望著蘇夜的眼神,宛如一頭洪荒猛獸,讓她嚇了一跳,立馬又緩過神來:“**,你竟然敢威脅我。”

“告訴我你的名字,你死定了。”

“你不配。”

蘇夜眉頭緊皺。

任盈盈都快氣瘋了,第一次有人敢這樣對待自己。

空姐走了過來,很禮貌的又將她趕出了頭等艙。

班機落在了龍國金陵國際機場。

踏下飛機的那一刻,心情變得舒暢起來。

六年了。

整整六年時間都未曾回來。

一切都還安好否。

走在出機口,任盈盈也在他旁邊,這讓蘇夜感覺到了一絲不愉快,怎麼走到哪兒都能碰上這個人。

任盈盈冷哼了一聲,還在記仇。

剛到門口,一大群粉絲圍了過來。

“任盈盈,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任寶貝,歡迎回家。”

“...”

各種各樣歡迎的牌子高高舉起。

蘇夜看了一眼手中的骨灰:“兄弟,看來你我的份量還抵不過一個明星。”

正準備離開時,背後傳來任盈盈陰陽怪氣的聲音:“這位下頭男終於離開了。”

聲音不大,身旁的粉絲卻是聽得一清二楚。

仔細端詳了一番,果然是任盈盈圍脖上發的那個男人,其中一名男粉絲直接翻閱了欄杆,攔在了蘇夜的麵前。

“你就是那個搶我任盈盈位置的普信男,真給我們男人丟臉,我現在讓你過去跟盈盈道歉,否則的話,你今天休想出這個門。”

蘇夜看了一眼任盈盈的方向,對麵眼神狡黠,很明顯這是她一手策劃的。

“讓你的粉絲滾開。”

任盈盈雙手環胸走到麵前:“他們隻是我的粉絲,我又不能操控思想。”

“他們想做什麼,我又管不著。”

心中卻是高興地很,飛機上你囂張的很,現在囂張不起來了吧,一個小癟三而已,還真將自己當成.人物。

粉絲突然看到蘇夜手上的罐子,立馬用手指著:“這就是你占位置的東西吧,給我拿來,我要踢碎它給我盈盈出口氣。”

說著,便動手要來搶。

蘇夜目光冰冷,閃躲一旁,他不想跟這種螻蟻一般見識:“滾。”

“呸,原來還是個骨灰罐,既然這樣我就更應該踢碎了,一個死人竟然還敢出現在我家盈盈麵前,難道就怕嚇到我家盈盈。”粉絲看了一眼蘇夜手中的骨灰罐,不屑的說道。

“一個廢物,死了就應該將骨灰埋了,誰還會帶回來占地方。”

唰!

四個字,已經徹底激怒了蘇夜的怒火。

一隻手抓住對方的衣領:“你再說一遍。”

“嗬嗬,敢威脅我,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任盈盈的粉絲,同時也是李家公子哥,李浩。”

李浩得意的道。

周圍的人一聽他的身份,頓時嚇了一跳。

李家在金陵可是有一定的勢力,豪門望族,李浩作為李家的小少爺,冇想到竟然還會是任盈盈的粉絲。

這次,算是踢到了鐵板上,有這個小子苦頭吃了。

任盈盈的粉絲則是在幸災樂禍,看看怎樣教訓這個下頭男,竟然還敢搶盈盈寶貝的座位。

蘇夜目光森冷:“把你剛剛的話再說一遍。”

“我罵你們怎麼了,不就是個戰士也敢在我麵前橫,現在跪下來給我道歉,興許我還能放你一馬,不然的話,我要讓你嚐盡苦頭,生不如死。”

“這裡不是邊境,不是你們為所欲為的地方,到了金陵就要遵從這裡的規則。”

“也就你這朋友已經掛了,不然的話連他一起給我跪下來。”

李浩滿臉不屑。

任盈盈雙手環胸,這就是得罪她的下場。

“將士英魂護國家,戰死沙場無人寰,終有一日魂歸鄉,卻遭宵小欺辱之。”

蘇夜咬牙切齒,每個字都是從牙縫裡蹦出來的。

“媽的,你敢說誰是宵...”

話音未完。

一隻大手狠狠的抓住他的麵罩門,猶如萬鈞之勢,狠狠的砸向了旁邊的欄杆,瞬間欄杆變形,李浩躺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經過短暫的驚呼聲之後,現場變得躁動起來。

就連任盈盈也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一切發生的都太快了,幾乎冇有人反應過來,等到任盈盈反應過來的時候,蘇夜帶著一雙怒目,正視著自身。

“你的報應,馬上就要來了。”

說完之後,提著行李,離開了原地。

任盈盈大口著呼著氣:“嚇唬誰呢,你纔是徹底的完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的是誰。”

“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就在這個時候,一大群黑衣人走了過來,將任盈盈圍住:“你就是任盈盈?”

“你,你們找我?”

任盈盈有些害怕,對方氣勢太凶了。

“涉嫌泄露南境秘密,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為首男子掏出那張照片冷聲道。

泄露南境秘密?

任盈盈瞪大眼睛,就算是給她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啊!

她想起剛剛蘇夜所說的話,以及此次航班有鎮南王專屬飛機護航。

自己卻隻是發了一張照片,就被抓了。

莫非...

一個驚天大秘密陡然席捲在她的腦海當中。

“難道,他就是鎮南王。”

任盈盈的那些粉絲見到自己的愛豆被圍了起來,還在一個勁的往內衝,試圖拯救自己的愛豆。

可麵臨著的,卻是一把把黑漆漆的手槍。

“誰再敢阻攔,格殺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