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錢啊,快把錢轉給我!”

葉風一臉著急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妻子朱莉莉,喊道:“快點,我妹妹等著錢做手術呢!”

“葉風,錢我不能給你,你妹妹被撞的這麼嚴重,就算手術也救不回來的。”

朱莉莉看著葉風,一臉冷漠的說道:“這錢給你就是打水漂,還不如留著我們買棟大彆墅改善生活。”

“莉莉,你這說的什麼話?”

葉風愣住了,看著朱莉莉,不敢置信的說道:“求求你了,快把錢給我,賣的那房子是養父養母留給我妹妹的,現在我妹妹出了車禍,救命的錢啊,你放心,以後我會賺錢給你買大彆墅的,但這救命的錢不能貪啊!”

“你個廢物,就你還賺錢買大彆墅,做白日夢呢!”

坐在另一邊的丈母孃張蘭,一臉嫌棄的看著葉風,冷笑道:“我告訴你,這錢不可能給你!”

“媽,救命錢啊,醫生說了,動手術的話,我妹妹百分之九十的能活下來,求求你了!”

葉風急的都要哭了,一臉哀求的看著張蘭,喊道:“再說了,那賣的房子也是養父養母給妹妹留下的,不是我們的錢。”

“救命個屁,救下來也是個殘廢,拖油瓶,還不如死了。”

張蘭拿出一張紙拍在桌子上,陰沉的說道:“不過死之前還有不小的價值呢,趕緊把這個協議簽了,不然馬上讓莉莉和你離婚,讓你滾出我們家!”

葉風拿起桌子上的紙一看,憤怒的渾身顫抖!

器官轉讓協議!

“媽,你,你......”

葉風真的氣炸了,腦子都嗡嗡炸響,眼睛裡滿是血絲,這張蘭簡直是畜生啊!

“我妹妹還活著,醫生說能搶救過來,你現在居然讓我簽字把我妹妹的腎臟捐出去?你還是人嗎?”

“你個窩囊廢,長膽子了是吧?敢罵老孃了?”

張蘭滿臉憤怒,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就朝葉風臉上砸去!

“這協議你要是不簽,莉莉馬上和你離婚,你滾出我們家!”

“離婚可以,把賣房子的錢還給我!”

葉風徹底的對這個家失望了!

入贅三年,葉風任勞任怨的為這個家付出,像個狗一樣的伺候朱莉莉一家,從無怨言,妹妹也怕被嫌棄,賺的錢也全部都交給朱莉莉,冇想到換來的確實這樣的結果!

葉風是個孤兒,六歲的時候,被一對好心的夫妻從孤兒院領養,那對夫妻對葉風視如己出,那對夫妻有個女兒,也是拿葉風當親哥哥。

五年前,一場車禍,把養父養母的命帶走了,留下葉風和妹妹相依為命。

那老宅子是養父養母留下的遺產,是葉風準備給妹妹將來的嫁妝,昨天一場車禍把妹妹撞成重傷,送進了醫院,手術費要二十萬!

凶手逃逸了,葉風冇有錢,隻能把養父養母留下的老宅子賣了。

朱莉莉很熱心的幫忙賣房子,老宅子在雲城市中心,很快就賣掉了,賣了足足五百萬,錢也轉進了朱莉莉的銀行卡裡!

現在朱莉莉一家竟然不願意把錢拿出來了!

“簽字吧!”

朱莉莉直接把提前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拍在了桌子上。

葉風冇有猶豫,直接在協議書上簽了字!

“協議我簽了,錢給我!”

朱莉莉頓時變臉了,一臉譏諷的看著葉風,冷笑道:“什麼錢?我說給你錢了嗎?冇有吧?”

“你!”

葉風胸口一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猙獰的吼道:“朱莉莉,你是要逼死我嗎?”

“你去死啊,本來和你結婚,就是為了你們家的那個老宅子啊,現在錢到手了,還把你給踢了,你要是死了,那更好了。”

朱莉莉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的笑道。

“莉莉,求求你了,賣了五百萬,我妹妹救命就要二十萬,我也不要你還五百萬了,給我二十萬行不行?”

葉風現在雖然恨不得把朱莉莉這個賤女人給宰了,但為了救妹妹,他隻能忍下這口噁心,先把妹妹的手術錢要過來再說!

葉風生怕朱莉莉不答應,一咬牙直接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道:“莉莉,求求你了,看在曾經夫妻一場的份上,二十萬,就給我二十萬,我給你寫個欠條行不行,先把我妹妹救了。”

“你把這個器官轉讓協議簽了,我就發發善心,借給你二十萬!”

朱莉莉指著桌子上的器官轉讓協議,說道。

葉風瞪大眼睛吼道:“不行,我妹妹現在都是一口氣吊著,現在要是把她腎給切了,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不簽,那一分錢都彆想借!”朱莉莉冷哼道。

哢擦一聲,房門打開,一個穿著西服,頭髮梳的油光鋥亮的青年,帶著幾個保鏢從門外走了進來。

“周少,你來了!”

朱莉莉一臉獻媚的連忙跑過去,抱住了周滔洋的胳膊。

“小畜生,彪爺已經在催了,這協議你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

周滔洋攬著朱莉莉,一臉不耐煩的看著葉風,說道:“對了,你妹妹也是我撞的,我和莉莉在車裡偷情被她看見了,居然敢拍老子的車,這不是找死嗎?老子一腳油門下去,直接把她撞的飛到天上四五米!”

“是你個畜生,我殺了你!”

葉風怒火沖天,直接朝著周滔洋撲了過去!

周滔洋身後的幾個保鏢立刻上前一步,把葉風踹倒在了地上,然後幾個***打腳踢的就朝葉風身上招呼過去!

周滔洋提醒道:“注意點,彆打死了,留他一口氣,把協議簽了!”

葉風被幾個保鏢像死狗一樣的拉到桌子前,拿著他的手在器官轉讓協議上簽上了字。

“這個協議可價值一千萬呢!”

周滔洋拿起簽好字的器官轉讓協議,得意的看著葉風,冷笑道:“要怪就怪你妹妹和京都大人物的腎臟配型上了!”

葉風鼻青臉腫,滿是是血,狼狽到了極點,死死的盯著周滔洋朱莉莉,吼道:“你們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一定會遭報應的!”

誰也冇有看到,戴在葉風脖子上的一個龍形的玉佩正孜孜不倦的吸收著葉風身上流下的血水,泛著瑩瑩的白光!